美髯少女

结京党头顶青天!!!!!!!

蓝精灵皮不好看……

        某处丘陵里,一个蓝发红衣的少女挂着降落伞从天上缓缓落下。还未降到地面上时,便能感受到不远处树后那个男人深情专注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 热切无比,却又冷静沉着。

        炎炎夏日,荒原上没有一丝风。

        片刻后,随着车子驶来的轰鸣声,几道全副武装的人影从车中下来,打破了这天地间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 仍在原地的少女因无法行走,只能绝望地坐在地上,紧紧抱着她的包裹,紧张地看向几个满脸贪婪,伸手朝她走来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然而,领头那人还未来得及触碰到她时,便听到一道微弱的破风声,随之那人的身体就缓缓倒了下去。其余三人看到这突发变故,急忙架起武器围作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 又两声,两道人影相继倒了下去。只余的那一人终于察觉到那人大致方向。但还未来得及开火,便被一团突然蔓延开的白雾遮去了视野。冰冷的破风声无情地再次响起,他也缓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 惊魂未定的少女抬头,看着逐渐消散的白雾里,走出一个脚踏鲜血的高大男人。男人周身笼罩着杀意,锐利的鹰眸定定地望着少女,嘴角勾起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。男人心情愉悦地开口: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还敢跟劳资抢空投。”

你骗人!!!(委屈脸捂心口)

要不是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,我就……

讲真武当好像隐隐约约自带萌属性。

[亮瑜]《仙君养成指南》五

        ——那便是,我的阿瑜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想法上一刻才刚刚在武陵仙君脑中形成,下一刻突然风云变色,两人头顶上的天空霍然开了一个黑色漩涡,小岛周围的湖水都沸腾一般炸起,古树枝丫在狂风中激烈地舞动,刚刚的满目温馨霎时间换做灰黑一片!

        武陵仙君心有感应般瞬移到周瑜面前,紧紧抓紧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 周瑜轻轻拍了拍他的手,便将自己的手腕慢慢地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白发青年猛然转过头来,紫红色的眸子隐约闪着泪光。他其实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什么,他还不想这一天来的太早。
周瑜的黑发在风中飞舞,给那张冰冷禁欲的脸添了几分妖异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 武陵仙君的人物形象塑造完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完成之日,就是系统漏洞修复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 也是,他在这个世界的离开之日。

        周瑜顿时有了一点不舍。他看着青年,青年则睁大眼睛地看着他渐渐透明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 五年了啊,和他预想的时间差不多。塑造一个人五年已经足够了,也足够……产生感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 周瑜的身体已近乎透明,他看着青年脱力般跪倒在地,双手在周瑜消失的地方奋力虚抓着,最后似乎绝望了,疲惫地垂下头,眼泪无声地低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周瑜看着一阵心疼,虽然知道修复bug之前人物性格就会保存,青年的记忆里将会没有保存后的内容,自己之前才那么淡定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 周瑜转过头抹了把脸,他的身体似乎是进了系统空间,周围黑黑暗暗,一个冰冷机械的女音从控制台中传出:“请稍等片刻,即将送您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 周瑜微微点了点头,看着下方那个正在逐渐崩坏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 主人公一被塑造完成,他周围的世界便没有了存在的理由,桃花源正在自四周逐渐向内消失。往日难得一见的桃花源全貌此时尽收眼底,只是那桃花凋零,毫无生气的景象令人不住心底生寒。

        白发青年身后的古树已经枯萎,再也不见以前那夺目的色彩。

       “那是这个世界的总能量来源,也是人物的生存之意。”冰冷的女声再次响起,一字一句做着讲解:“等到生存之意耗尽,人物性格便开始录入保存,您也完成使命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使命?”周瑜有点疑惑,但突然又注意到一个地方,“等等……”他猛然朝控制台怒吼:“你刚才说现在还没有开始性格保存?!”

        周瑜不敢想象,青年孤独了无数年,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人陪伴他,却又无情地拍开他的手,丢下他,重新把他打入了绝望……那一刻被抛弃的感觉,会转化成数据被永远地保存下来,在冰冷的数据库中,无数次的读取,无数次心碎。

        周瑜眼中怒火中烧,他此时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心疼地看着下方的青年慢慢地爬起来,淌过已经变得浑浊的小溪,一身脏污,来到了周瑜先前指给他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那里,一株褐色的树苗颤颤巍巍地在风中摇晃着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周瑜好久前种下的,当时青年还和他打赌说肯定栽不活……所以,今天才那么高兴,一脸骄傲地指给他看……周瑜想到这里,才发觉已经满脸泪痕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武陵仙君跪坐在地上,溢着泪水的眸子里充满了柔情,他怔怔地看着那株娇小的树苗,突然痴笑了一下,抬起右手在胸前虚握成爪,猛然间刺入了心口!

        暗红的鲜血立刻顺着五指滴入树苗边的泥土。

        刚刚还在风中被吹地东倒西歪的树苗瞬间向上窜去,变粗的树干疯狂地抽枝发芽,花朵数量也随着枝条暴涨起来,不出几秒,一棵巨大的桃花树在武陵仙君身前形成。

        武陵仙君依然跪坐在地上。他抬头欣慰地望着满树的粉,身下是一地的红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警告!数据异常!系统开始强制复刻。”

       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,那个冰冷的女音也不见丝毫惊慌,一边开始运行复刻,一边将周瑜数据化,编写入准备好的程序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强制开始召回使者数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是周瑜被数据化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





(小虐怡情啦~)

[亮瑜]《仙君养成指南》 (原《桃花劫》)四

       “阿瑜,休息一会嘛~”白发青年一头扎进被子里,声音闷闷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周瑜闻言,放下了那本手抄的兵书,颇感无奈地说:“都说了不要叫我阿瑜……”说罢便推开椅子,坐到了床边:“那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白发青年顿时一扫颓废的模样,趴着就一把抱住周瑜,脸在他腰侧蹭来蹭去。

        周瑜一脸无奈地伸手揉了揉腰边那颗白毛大狗头,动作要多熟练有多熟练。

        他已经在这个专门为武陵仙君准备的世界里过了整整五年。在这五年里,他为了帮当初那个白纸般的青年塑造性格,每天手抄兵书教习兵法,吹拉弹唱(挂掉)教他音律,甚至给他说书来让他增长见识……然而这五年下来,和原身诸葛亮的头脑所差无几,但性格总感觉跑偏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 那个诸葛亮永远给自己一副高高在上老奸巨猾的样子,张口一句智商太低,闭嘴一句离我远点……总让人恨得牙痒痒。然而眼前这个青年,除了总是撒娇耍赖那完全就是一个乖宝宝……

        周瑜扶额:这种恨铁不成钢又特别欣慰自豪的感觉是什么鬼!

        白毛大型犬从床上坐起来:“阿瑜~不如咱们现在去树底下弹琴吧!我还想听你昨天弹得那首曲子!”

        周瑜一边腹诽明明只有我一直在弹,一边转头看了看窗外。两人讨论了一上午的兵法,现在正午已过,和煦的春风穿过一片片桃树林,现在去古树下弹琴不失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 武陵仙君很自觉地抱起周瑜的古琴,兴冲冲地就向外跑。

        阿瑜每次在那棵树下弹琴,都会想起那个叫“赏心悦目”的词儿。

        周瑜披着白色外衫,黑发松松地束在脑后,跟在青年后面看着这美丽的桃花源。

        来这虽然已经五年了,但每每看着这片景色,总有种仿入仙境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 虽说这桃花源似被群山环绕,但它占地却极为辽阔,即使那天和青年一同爬到古树顶,极目远眺,四面八方总是嫩嫩的粉连着淡淡青青的山色……一望无边。

        武陵仙君正抱着古琴兴高采烈地挎过木桥往岛中心的古树下走去,突然听见他的阿瑜高兴地远远唤他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喂——快看快看!!”

        武陵仙君眼底尽是温柔,抱着古琴应声转过头去,刹那间便怔愣住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 青年与他隔着弯弯的流水,站在不长不短的木桥另一边,不知伸手指着远处的什么,两只眼睛亮亮的满是喜悦,洁白的脸颊上也因为激动蒙了一层淡淡的粉,整个人仿若初入人间的神灵。

        风轻轻地穿过山谷。日暮西斜,暖橘色的阳光柔柔地洒满那人的白衣,和两人身边漫山遍野的桃花林,时间在此刻仿佛静止,桥那头的青年占据了他眼中所有的色彩。

        眉眼弯弯,青丝翻飞。武陵仙君定定看着,只觉得胸口沉闷无比,仿佛有什么东西叫嚣着,即将穿破胸膛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 “桃李春风……不如,一眼回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便是……我的阿瑜。

(第二天惯例小改,晚安各位。)

我要换一下最近这个亮瑜文的名字,感觉现在这个连我都完全提不起要看的兴趣……